准确把握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的界限

  发布时间:2014-12-3 13:35:41 点击数:

上海大律师网  www.sh148.com.cn  热线:4000-090-148

 

【案例要旨】
    如何准确区分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是刑事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难点问题。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在两者界限的把握上容易产生分歧意见的案件。本案的判决及分析,提供了如何把握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的区别的关键点,以及如何运用证据来分析判断行为人主观心理态度的思路,对于今后类似案件的处理,具有一定的指导和借鉴意义。
    

【案情简介】
    被告人左召华于2002年11月4日下午4时许,驾驶牌照为豫P10144卡玛斯自卸车(载重量为10吨)沿本市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祖冲之路行驶时,因该车车轮上的泥土弄脏道路而被上海金桥市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保洁养护工熊玉兰、徐学珍、李茂益拦下,双方发生争吵后,被告人左召华欲驾车离开,熊等人即在车前拦阻,徐还用手持的扫帚敲打车窗玻璃,左召华见状仍启动车辆并向前行驶。此时,徐学珍离开车辆欲用垃圾车来挡住该车,被告人左召华误以为在车子右侧的熊玉兰亦已离开车辆,而仅剩在车头左侧的跟着车辆奔跑的李茂益,遂继续慢速行进,在行进中将熊撞倒,致被害人熊玉兰被车轮碾压因胸腹部损伤致创伤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本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左召华主观上没有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其根据当时的环境、客观条件,轻信被害人已离开现场,不会发生撞到被害人的后果,属过于自信的过失。被告人左召华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审判结论】
    本院依法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左召华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二、被告人左召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宗成刚人民币七千七百二十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宗勇人民币八千四百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宗丽人民币一万五千一百二十元、被告人左召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熊世才人民币一万六千八百元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家琼人民币二万八千五百六十元。
    判决后,被告人左召华未提出上诉。
    
    【评析意见】
     本案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是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作为一名驾驶员,明知车前有人阻拦的情况下强行开车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仍有意放任,构成间接故意杀人。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提出被告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本案判决前媒体的报导中也有不同看法。对于这样一起在对被告人犯罪主观心理态度的判断上较难把握的案件,究竟应当如何准确界定?通过本案的审理和判决,我们认为,应当着重把握以下两个关键点:
    一、 准确把握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的区分要素
    间接故意杀人与过于自信的过失导致的过失致人死亡主观要件的区分,是准确把握两者界限的重点。两者的共同点在于行为人的行为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但行为人在主观上并非积极追求该结果的发生。两者的区别在于主观心理态度不同,这一主观心理态度上的区别包括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
    认识因素是指行为人对危害后果发生的心理预见。间接故意杀人和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人对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危害结果的预见都是一种可能性的预见,如果是必然发生而实施行为,则是直接故意杀人。但显然两者在预见可能性发生的程度上是有区别的,过于自信的过失行为人虽然预见到发生的可能性,但其主观上认为不会发生的可能性更大。而间接故意的行为人对发生可能性的程度并没有判断,在主观上他更关注的是另一个特定目的的实现。这一区别点可以作为区分过于自信的过失和间接故意的要素之一,但从实践来看,认识因素更多的表现为主观心理活动,较难认定,因此,要把握两者的界限,更重要的还是要把握意志因素。
    意志因素是指行为人对所预见到的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的一种主观愿望。过于自信的过失与间接故意行为人都不希望和追求危害结果发生,但过于自信的过失行为人在主观上是具有避免危害结果发生的愿望的。而间接故意行为人并没有避免危害结果发生的愿望,其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是持一种放任的态度。
    在把握间接故意杀人和过失致人死亡的界限上,对“放任”的理解也是十分重要的。仅从字面意义上理解,过于自信的过失行为人虽具有避免危害结果发生的愿望,但最终还是实施了足以导致危害结果的行为,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放任”自己行为的态度。这也是在把握两者界限上经常容易产生争议的原因之一。因此,要准确理解两者在意志因素上的区别,还必须对“放任”作进一步的分析。我们认为,间接故意的“放任”态度,实际上有两层含义:一是行为人虽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也不设法防止其发生,而是采取听之任之,漠不关心的态度;二是行为人这种放纵结果发生的态度,是因为其希望借助其行为实现其他特定目的的愿望过于强烈,使其达到不计较危害结果发生的程度。例如行为人为逃避追捕而加速行驶,而放任可能撞死路上行人的后果发生。又如行为人为了毒死某甲在其饭菜中下毒,而放任可能毒死与某甲共同进食的某甲的儿子的后果发生。反观过于自信的过失行为人,并没有被较强的特定目的所驱使,而是基于主观上对危害结果不会发生的心理预期,而实施了行为,只是因为其判断错误而发生了事与愿违的结果。
    国外有学者提出一个简单的判断标准来衡量行为人意志因素,即在危害结果发生后,过于自信的过失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是“如果知道会这样,我肯定不会这样做的”,而间接故意的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是“如果知道会这样,我也会这样做”。这一标准也可以作为参考,当然对于主观心态的认定不能仅以被告人在案发后的供述为判断依据。
    二、 准确运用证据及客观事实来判断行为人的主观心理态度
    要在个案中形成对行为人属于间接故意杀人,还是过失致人死亡的判断,仅仅从理论上掌握了两者区分的要素还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充分运用个案中的证据及被证据证实的案件客观事实,分析判断行为人的主观心理态度,从而准确得出定性结论。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对于行为人主观心理态度的判断,不能过于依赖被告人的供述。被告人的供述只能作为我们判断的依据之一。作为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人的主观心理态度,并不是行为人在行为时的心理事实,而是审判人员根据案件的客观事实及行为人心理事实,运用法律规范进行评价所得出的结论。因此,对于行为人的行为致人死亡的,其主观心理态度是属于间接故意,还是过于自信的过失,必须运用各方面证据和事实综合判断。
    本案中,被告人左召华的行为造成了被害人熊某死亡的后果,而被告人并不希望和追求这一结果的发生。因此,其关键争议点在于被告人的主观心理态度是间接故意,还是过于自信的过失。从本案的证据及认定的案件客观事实来看:1、三名清洁工拦车的目的是让被告人下车将路面打扫干净;2、被告人开动汽车强行离开时,其车速始终是较慢的,不超过每小时20公里;3、对于三名拦车人的状况,被告人看到中间一人已离开,左侧一人在车头跟车奔跑,对于右侧拦车的被害人,由于被告人驾驶的是10吨的大货车,而被害人身高不足1.60米,车辆启动后被害人抓住车前保险杠,离开被告人视野;4、被害人所持扫帚已飞出,被告人以为被害人已离开;5、被告人在感觉右侧轮胎异动即紧急刹车。
    从上述事实来看,被告人实施行为时对可能产生危害结果是有预见的,但他认为车速较慢,且两人已离开,一人始终在跟车奔跑在其视线之中,因此,被告人在主观认识因素上的判断是不发生危害结果的可能性较大,而并非对发生危害结果可能性的程度不作判断。而被告人逃避清扫工作这一行为目的,结合其车速始终较慢和感觉异动后即紧急刹车,说明被告人在主观意志因素上并非为强烈的特定目的驱使而不计后果,放任结果发生,而是具有避免后果发生的愿望,只是因为判断过于自信,从而导致了危害结果的发生。因此,本案被告人的行为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性。
    

作者: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牛方兴律师 

手机: 186-2105-5886    139-1865-6196 

电话: 021-50455768     

传真: 021-68869532 

QQ:    804118151 

邮箱:  ox_lawyer@126.com                                                                 

地址:  上海市浦东大道1号中国船舶大厦12层   邮编:200120 

 

 

 

上一篇:故意杀人罪立案标准 下一篇: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