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中是否构成片面的共犯?_上海刑事辩护大律师

本案中是否构成片面的共犯?

  发布时间:2018-3-28 10:58:01 点击数: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马元兵。

辩护人谢丽。

被告人耿超。

辩护人张翼。

辩护人廖先军。

被告人马元开。

辩护人石红阳。

辩护人张家宏。

审理经过

被告人马元兵、耿超、马元开被控犯故意伤害罪一案,由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4月3日以成检公诉刑诉(2014)第65号起诉书,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谢万能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马元兵及其辩护人谢丽,被告人耿超及其辩护人张翼、廖先军,被告人马元开及其辩护人石红阳、张家宏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8月11日22时许,被告人马元兵、耿超、马元开与被害人马仕权参加马某某儿子周岁生日宴后,在郫县团结镇“大茶坊”娱乐,因马元兵与马仕权酒后发生言语冲突,耿超便上前帮助马元兵一起对马仕权拳打脚踢,随后二人被劝离茶房。当马元开准备将马仕权扶起时,马仕权用烟灰缸砸击马元开的身体,随后马元开又对马仕权拳打脚踢。同日23时许,马仕权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次日,公安机关在郫县团结镇先后将马元兵、耿超、马元开抓获。经鉴定,马仕权系被钝性暴力作用于胸、腹、背部,造成肝、脾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现场勘查笔录、物证、书证、视听资料、证人证言、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马元兵、耿超、马元开先后故意伤害被害人马仕权身体并致其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中马元兵、耿超系共同犯罪,依法提请法院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马元兵对指控没有异议,并表示自愿认罪。被告人马元兵的辩护人对指控无异议;但提出本案被害人有过错,马元兵在案发后如实坦白案件事实,对被害人家属进行了赔偿并取得谅解,悔罪态度好,无犯罪前科,且被害人的死亡不排除医疗因素等,请求对马元兵从轻处罚。

被告人耿超对指控没有异议,但辩解其没有用拳头打过被害人的背部。被告人耿超的第一辩护人提出,耿超是片面共犯,其所起作用较小;本案的起因被害人具有过错,耿超案发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被害人家属进行了赔偿且得到谅解,无犯罪前科,犯罪时18岁等;其第二辩护人还提出:耿超的行为不足以给被害人致命伤害;医院的抢救错误导致伤害与死亡因果关系的中断等意见。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马元开辩解其自始至终没有用拳头打过被害人,只是被害人用脚踢他时,他用脚挡了一下。被告人马元开的第一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马元开无罪的辩护意见:被告人马元开与马元兵、耿超两人不是共同犯罪,无证据证明马元开的回击行为与马仕权的死亡之间存有因果关系,马元开不承担法律责任;马元开的回击行为是正当防卫等。马元开的第二辩护人提出罪轻的辩护意见:本案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马元开只踢了被害人一脚,对被害人的死亡应当承担较小责任;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有过错,且被害人的死亡不排除医疗因素;马元开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案发后对被害人家属积极进行了赔偿(先予支付了全部赔偿款)且得到谅解,有悔改表现等。

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马元兵、耿超、马元开系亲属关系。2013年8月11日22时许,三被告人与被害人马仕权等人参加马某某儿子周岁生日宴后,在郫县团结镇“大茶坊”娱乐,因马仕权酒后与马元兵发生言语冲突,马元兵一拳将马仕权打倒在地,并对其拳打脚踢,耿超见状便上前帮助马元兵一起对躺在地上的马仕权进行殴打。在二人被在场人员拉开后,马元开上前欲将马仕权扶起时,马仕权在挣扎反抗中用烟灰缸砸到马元开,马元开遂对马仕权继续实施殴打,后被在场人员拉开,马仕权被他人送往医院。同日23时许,马仕权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次日,公安机关在郫县团结镇分别将马元兵、耿超、马元开抓获。经鉴定,马仕权系被钝性暴力作用于胸、腹、背部,造成肝、脾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马元兵、耿超、马元开的亲属已代其赔偿了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被害人亲属对三被告人表示谅解。

法院认为

法院认为,被告人马元兵、耿超、马元开因被害人马仕权酒后的不当言行,均实施了故意伤害被害人马仕权身体,致被害人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耿超在明知马元兵殴打被害人的情况下,上前帮忙,共同故意伤害被害人身体,被告人马元开在明知马仕权系醉酒状态和马元兵、耿超故意伤害被害人致被害人倒地不起且基本丧失防御能力的情况下,被害人在自我保护意识下胡乱挣扎反抗中,拿烟灰缸击中近身的马元开时,马元开进而继续对被害人实施殴打,法院认为,综观全案过程,案件的引发基于共同的原因,案件的情节具有前后连续性,三被告人均系关系密切的亲属,在案证据显示,被告人马元兵、耿超殴打被害人并非主动停止,而是暂时被在场其他人员拉开。证据同时显示,马元兵、耿超被人拉开后又再次殴打被害人继而再被人拉开,耿超供称遂后被人拉到楼上后又返回现场时,再次被人拉离;且被害人被二被告人打倒在地后因醉酒、受猛烈击打等原因,在自我保护意识下仍在胡乱挣扎反抗,侵害行为难以认定已告中断,被告人马元开随即继续对被害人实施伤害,前后殴打行为并未存在明显间隔,尚不能割裂来认识,整个侵害行为应视作一个整体,三被告人的共同行为造成了被害人受伤死亡的后果,故本案系共同犯罪。三被告人虽都对被害人进行了拳打脚踢,但从事件引发、经过及具体殴打情节等分析,马元兵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耿超、马元开的地位、作用次于马元兵,是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予以支持。

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诉机关指控各自被告人殴打行为造成被害人肝、脾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根据本案的现有证据,虽然无法确定三被告人各自殴打行为对被害人造成的伤害程度和哪个被告人的行为是最终导致被害人的肝、脾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但现有证据能认定三被告人各自行为殴打的部位都有致被害人肝、脾破裂从而致其死亡的现实危害性,且结合在一起从而客观上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结果,被害人的死亡是刑法意义上的多因一果,三被告人的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因此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且对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承担责任,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被害人的死亡不排除医疗过错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有其他介入因素阻断三被告人的殴打行为和被害人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本案的被害人对案件的发生存在过错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被害人酒后的不当言行对本案的引发有一定的责任,但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马元兵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马元兵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自愿认罪,可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法律规定相符,法院予以采纳;其提出马元兵系初犯,偶犯,且案发后与被害人近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并取得谅解等,请求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被告人耿超在庭审中提出自己用拳头打的是被害人的肩部而不是背部的辩解,法院认为,现有证据能够证实耿超也对被害人进行了拳打脚踢,其行为构成共同伤害,但从其殴打情节分析,其作用次于马元兵,在量刑时予以考虑,该辩解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耿超的辩护人提出耿超有坦白情节,法院认为,耿超对殴打被害人身体的部位等情节前后供述不一致,当庭供述避重就轻且与其他证据相矛盾,不能认定其如实、稳定的供述犯罪事实,故该意见与查明的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提出耿超是片面共犯,所起作用较小的意见,法院认为,片面共犯是指参与犯罪的人中一方有同他人实施犯罪的共同故意,暗中配合他人实行犯罪,而另一方却不知道有人配合自己实施犯罪,因而缺乏共同犯罪故意的情况,耿超的行为不符合片面共犯的构成条件,故该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耿超系初犯,偶犯,犯罪时仅18周岁,且案发后与被害人近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并取得谅解等,请求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法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马元开提出只是挡了被害人一脚的辩解,法院认为与昝加敏、李桂珍、杨飞、李增兵等证人证实的其对被害人拳打脚踢的事实不符,故不予采信。被告人马元开的第一辩护人提出马元开的回击行为是正当防卫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被告人马元开明知马仕权系醉酒状态和马元兵、耿超故意伤害被害人致被害人倒地不起且基本丧失防御能力的情况下,当被害人在自我保护意识下胡乱挣扎反抗中,拿烟灰缸击中近身的马元开时,马元开进而继续对被害人实施殴打的行为不是正当防卫,故该意见不予采纳。马元开的第二辩护人提出马元开系初犯,偶犯,且案发后与被害人近亲属达成赔偿协议,积极支付了赔偿费用并取得谅解,有悔改表现等请求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法院予以采纳。

根据本案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马元兵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二、被告人耿超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三、被告人马元开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审判人员

审判长秦波

代理审判员刘晓南

人民陪审员张志凯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三日

书记员

书记员邓学财

 

法条链接:

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未经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的器官,或者强迫、欺骗他人捐献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罪】违背本人生前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或者本人生前未表示同意,违反国家规定,违背其近亲属意愿摘取其尸体器官的,依照本法第三百零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599490)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的概念】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案例拓展:

7、【改编自: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乙正在举枪射击丙,为了确保丙的死亡,甲在乙的背后于乙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乙同时开枪射击。丙中弹身亡,但不能查明被谁击中。问:甲、乙的行为该如何定性?为什么?

【参考答案】甲和乙分别成立故意杀人罪未遂。请注意:如果知情一方的行为与结果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则不能认定为片面共犯。本案中,由于不能查明甲的行为对丙的死亡具有物理的原因力或心理的原因力,所以甲不成立片面的共同正犯,只能成立故意杀人罪未遂,乙也成立故意杀人罪未遂。

 

牛方兴律师团队介绍:

华天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牛方兴律师是数百家企事业单位的首席法律顾问、常年法律顾问、专项法律顾问,提供了诸多经济合同、公司治理、股权分置及转让、知识产权、海商海事、并购重组、投融资、破产清算、企业海外上市、防控职务犯罪、企业法律风险控制等法律服务以及大量诉讼、仲裁等法律事务,在业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一、诚信执业二十余年,代理过近千起案件,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踏实的办案风格,擅长房产诉讼,公房产权纠纷,婚姻家庭,遗产继承,公司法务、大额债权债务、刑事辩护,特别是涉及到经济犯罪的辩护和代理等,尤其擅长代理重大复杂疑难案件,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二、融资领域:1、为拟上市企业引入风险资本,根据不同的客户、不同的项目寻找合适的趣味相投的投资人,目前已经成功为多家企业的高新项目引入风险资本。2、房地产开发融资业务。3、融资租赁。

数家媒体(包括东方早报、新闻晨报、新民晚报、东方电视台、东方电台,上海电视台等)先后数次报道承办的案件;其积累了大量的办案经验,有较深的法律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曾经也做过数起无罪辩护并取得成功。

 

苏惠渔,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兼任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顾问、上海市刑法学会会长等重要学术职务,同时还兼任上海市人大立法咨询员、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特邀研究员等。

严励,男,法学博士,现任上海政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绍谦,男,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刑事法研究所所长。

郑伟,男,1956年生。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曾被东方电视台《东方大律师》栏目评为十佳律师之一。

沈亮,男,法律领域:刑法,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

刘希贵,男,专业领域:刑法,复旦大学教授

孙万怀,男,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牛方兴律师 联系方式:

手  机:  139-1865-6196

电  话:  021-56635519     

网  址:  http://www.sh148.com.cn

微  信:  a13918656196

公众号:   niufxls@163.com

邮  箱:  ox_lawyer@126.com

地  址:  上海市静安区中兴路1500号(火车站北广场)新理想大厦9层  

 


上一篇:原因自由行为导致犯罪是否承担法律责任?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