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长全故意杀人案

  发布时间:2018-4-10 11:12:58 点击数: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男,住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系被害人李某2的儿子。

被告人安长全,男,1979515日出生,汉族,无文化,捕前住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10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4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刘敏,内蒙古兴杨律师事务所律师。

刘敏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人安长全指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安长全没有杀人动机,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2、被害人死亡结果与其醉酒有关,且系冻死,与被告人的殴打行为没有直接因果关系;3、被告人安长全在胡同内殴打被害人时,存在被害人已经死亡的可能;故被告人安长全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安长全曾向其友高某借用一辆自行车,该车被被害人李某2从安长全处骑用后丢失,安长全让李某2赔钱未果,因此事,安长全曾殴打过李某22016101919时许,被告人安长全因怀疑一名"王小"的男子非礼过其同居女友来某,于酒后从家中携带一把尖刀和一根铁管同来某一起去高某家欲寻找"王小",到高家遇到了李某2。李某2此前一直借住于高某家,当晚李某2酒后正在屋内沙发上看电视。安长全上前用尖刀砍击李某2背部,并用铁管击打李某2身体数下。后安长全与高某饮酒,因高家所余白酒不足,安长全令李某2去附近商店赊酒,李某2离开高家十多分钟未归,安长全领着来某离开高家去找李某2,发现李某2躺在高某家门前胡同东侧110余米处的雪地上,安长全上前用铁管击打李某2头部和身体其他部位数下。李某2坐起后被击打倒于地上。安长全同来某离开李某2倒地处。201610207时许,李某2被发现死于前晚倒地之处。经鉴定,李某2符合在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肋骨骨折和酒精中毒的基础上,机体长时间暴露在低温环境下,因寒冷而死亡(冻死)。201610208时许,安长全在其家中被抓获归案。

 

法院认为

法院认为,被告人安长全借被害人李某2丢失他人自行车之由,多次殴打李某2,并于案发当日无故持刀砍击、持铁管殴打李某2,在明知李某2已喝多酒倒于室外的情况下,又持铁管再次击打被害人,放任其倒于夜间气温寒冷的环境之下,致被害人冻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关于被告人安长全及其指定辩护人所持安长全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供述称,其在高某家时,已看出李某2喝多了酒,也知道案发当天当地已下过雪,表明其对李某2喝酒和当日天气寒冷的情况是明知的,其在高家对李某2实施第一次殴打,并使李某2出屋赊酒,至李某2于室外气温寒冷的环境之下,当其发现李某2已躺倒于胡同内时,作为一名成年人应当明知李某2已处于危险的处境之中,应当预见到被害人可能发生死亡的结果,其非但不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反而持铁管再次击打被害人,此时,被告人应当明知被害人可能发生死亡的结果,其仍未对被害人采取施救措施,亦未告知他人被害人的情况,即离开现场,可见其对被害人生命安全的漠视,对被害人死亡结果所持的放任态度,故法院认为安长全的行为系间接故意杀人犯罪;关于安长全的指定辩护人认为安长全不构成故意杀人罪,提出被害人系冻死,死亡结果与其醉酒有关,与被告人的殴打行为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之理由,经查,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已证实致李某2冻死的原因之一,是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肋骨骨折,且正是由于案发当日,被告人在高家室内的殴打行为,使得被害人到了室外,处于低温环境之下,故被害人死亡结果与被告人的殴打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李某2醉酒虽然也是致其冻死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影响对安长全行为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其醉酒之原因可作为量刑情节予以充分考虑;关于安长全的指定辩护人认为安长全不构成故意杀人罪,提出安长全在胡同内殴打被害人时,被害人可能已经死亡的理由,经查,安长全供述称其在胡同打完李某2后,李某2起来后又倒地,来某证言称,安长全在胡同打李某2的时候,李某2坐起来了,上述证据可证实安长全在胡同打李某2时,李某2并未死亡,且从被害人系冻死的鉴定意见分析,李某2的死亡应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不应在短时间内发生,而李某2从屋内出来仅十余分钟,安长全在胡同内打李某2时,可排除李某2已死亡的可能性,该辩护理由法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人安长全及其指定辩护人所持安长全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辩护意见,法院不予支持。

被告人安长全当庭所提作案尖刀是高某家的,并非其从家所拿,高某对李某2也实施了殴打的辩解,经查,该辩解没有相关证据,如高某证言和来某证言的证实,而来某证言恰可证实,安长全从自家出来时就带了尖刀,且安长全在侦查机关的历次供述亦与该辩解存在矛盾,其当庭对该矛盾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故对该辩解,法院不予支持。

综合考虑被告人安长全的行为系间接故意犯罪,其到案后,能够对其主要犯罪事实如实供述,且被害人被冻死亡与其醉酒亦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可对被告人安长全予以从轻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所提赔偿丧葬费30996元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其他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因不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调整范围,不予审理。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安长全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二0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起至二0三一年十月十九日止)

二、被告人安长全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经济损失丧葬费30996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予以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法院或者直接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法条链接

故意杀人罪(刑法第232条)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

 

 
案例拓展

18、【改编自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甲、乙二人站在山顶,见山下有一老人,甲对乙说:你说把这块石头推下去能不能砸中那老头?乙说:别吹牛,哪有那么巧!甲说:不试怎么知道?于是二人合力将一块石头推下去,恰好将老人砸死。问:甲、乙二人的行为该如何定性?为什么?

【参考答案】甲、乙二人成立故意杀人罪的共同正犯,系犯罪既遂,罪过形式是间接故意。本案中,甲、乙二人虽不希望结果发生,但也不排斥结果发生,对结果发生的态度是放任。至少,甲、乙二人都接受了老人死亡的结果,应认定为间接故意犯罪。

 

 

牛方兴律师团队介绍:

华天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牛方兴律师是数百家企事业单位的首席法律顾问、常年法律顾问、专项法律顾问,提供了诸多经济合同、公司治理、股权分置及转让、知识产权、海商海事、并购重组、投融资、破产清算、企业海外上市、防控职务犯罪、企业法律风险控制等法律服务以及大量诉讼、仲裁等法律事务,在业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一、诚信执业二十余年,代理过近千起案件,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踏实的办案风格,擅长房产诉讼,公房产权纠纷,婚姻家庭,遗产继承,公司法务、大额债权债务、刑事辩护,特别是涉及到经济犯罪的辩护和代理等,尤其擅长代理重大复杂疑难案件,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二、融资领域:1、为拟上市企业引入风险资本,根据不同的客户、不同的项目寻找合适的趣味相投的投资人,目前已经成功为多家企业的高新项目引入风险资本。2、房地产开发融资业务。3、融资租赁。

数家媒体(包括东方早报、新闻晨报、新民晚报、东方电视台、东方电台,上海电视台等)先后数次报道承办的案件;其积累了大量的办案经验,有较深的法律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曾经也做过数起无罪辩护并取得成功。

 

苏惠渔,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兼任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顾问、上海市刑法学会会长等重要学术职务,同时还兼任上海市人大立法咨询员、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特邀研究员等。

严励,男,法学博士,现任上海政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绍谦,男,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刑事法研究所所长。

郑伟,男,1956年生。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曾被东方电视台《东方大律师》栏目评为十佳律师之一。

沈亮,男,法律领域:刑法,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

刘希贵,男,专业领域:刑法,复旦大学教授

孙万怀,男,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牛方兴律师 联系方式:

手  机:  139-1865-6196

电  话:  021-56635519     

网  址:  http://www.sh148.com.cn

微  信:  a13918656196

公众号:   niufxls@163.com

邮  箱:  ox_lawyer@126.com

地  址:  上海市静安区中兴路1500号(火车站北广场)新理想大厦9层  

 

 


上一篇:郑会英故意伤害罪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