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被告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

  发布时间:2014-11-6 13:27:06 点击数:

上海大律师网  www.sh148.com.cn  热线:4000-090-148

【案情】

    200112月至20136月被告人裴某任国有控股公司A公司供应公司经理,并与其下属公司B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从事供应管理工作,为经理岗位,任期为201111日至20131231日,负责A公司及其下属公司B公司的原材料采购工作。

    200116月,被告人裴某经询问B公司动力车间主任罗某得知该车间需要运输平皮带,遂个人出资600000元低价购得运输平皮带100米,欲出售给该公司,并请该公司业务员王某将运输平皮带运至宜昌天发化建有限公司老板戴某处后又运回B公司办理了入库手续,2001111月,被告人裴某到宜昌天发化建有限责任公司采购物资时,请戴按市场价代开了购买100米运输平皮带的发票,开据金额 13264.96元,虚增金额7264.96元,同时虚开了其认为已在B公司办理了临时入库手续,但供应商尚未开发票的30条三角皮带的发票,虚增金额7435.90元,B公司给戴付款后,被告人裴某从戴均全处领取现金20700.00元,分给罗某现金2000.00元、王某现金1000.00元,个人得款11700.00元。

    【判决】

    被告人裴某在国有控股公司A公司和其下属公司B公司任中层管理人员,是接受A公司的聘任,并与B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而履行管理职权,并非接受本县国有资产管理局和代表国有资产管理局行使国家股股权的本县林业局的委派行使管理职权,不能以国家工作人员论不能成立。被告人裴某身为供应公司经理的职责,就是用最低的价格为公司采购原材料,但被告人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低价买进平皮带又以市场价开票卖出的手段和虚开供应商供货发票的手段将B公司的财物11700.00元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依法构成职务侵占罪,被告人裴某在未接受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已向侦查机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且被告人积极退赃,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同时被告人在职务侵占犯罪中,公司利益未实际受损,其犯罪情节较轻,依法可以免除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人裴某犯职务侵占罪,免予刑事处罚。

    【牛方兴律师案件评析】

    所谓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主体为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客体为公私财产所有权,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必要条件。这里的职务上的便利,是指的本人的职权范围内,或者因执行职务而产生的主管、经手、管理单位财物的便利条件。主管财物,主要是指领导人员在职务上具有对单位的财物的购置、调配、流向等决定权利。经手财物,是指指因执行职务而领取、使用、支配单位财物等权力。例如,采购员在采购过程中经手单位的货款和物资,单位工作人员被指派出差经手差旅费等,管理财物,是指对单位财物的保管和管理。例如,财务会计、出纳员对单位现金的管理,物资保管员对单位物资的管理等,因而,只要因行为人的职务关系而主管、经手、管理单位财物,都能为侵占单位财产提供便利条件。在这里要注意一个问题,如果只是利用在本单位工作,熟悉作案的环境等条件,不能视为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而应该实际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因而不能构成本罪。

    如何理解职务侵占罪中非法占有的行为方式呢?1995122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违反公司法受贿、侵占、挪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对此也作出了规定:《决定》第十条规定的侵占,是指行为人以侵吞、盗窃、骗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占有本公司、企业财物的行为。由此可知,职务侵占的行为方式包括侵吞、盗窃、骗取和其他方法非法占有本单位财物。

    该案发生后,争议颇多,主要有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裴某作为公司企、企业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被告人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低价买进平皮带又以市场价开票卖出的手段和虚开供应商供货发票的手段将本单位的财物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依法构成了职务侵占罪。

    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裴某虽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但是其行为却是通过渠道个人出资低价购近,以市场价卖出的方式从中赚取差价,未对公司财产造成实际损失,其主观故意不是将单位财产据为己有,而是一种赚取差价的投机行为,对于裴虚开供应商供货发票,因为这批货是供应商发到B公司来,仅仅办理的入库手续,而没有实际交付,所以不能认定为B公司财产,所以被告的行为并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笔者认为,被告人人裴某的行为是不构成犯罪的,其理由如下:

    对于第一笔,被告人裴某利用以低价买进平皮带又以市场价开票卖出的手段,其主观故意在于谋取其通过渠道所获得的低价与市场价之间的差额,并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单位财物,因此其主观犯意并非侵占单位财产,被告人裴某的行为只是一种投机行为,并未对B公司的实际利益和财产造成损失,B公司通过市场购入皮带是同样需要花市场价购入的。在客观方面,笔者认为被告人裴某并不是利用职务之便,而是利用他在该公司工作,熟悉市场信息,了解平皮带的价格差异,是利用了工作上的便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1995228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中的第十条规定中,我们可以看到职务侵占罪的前身。该条规定:公司和其他企业的董事、监事、职工利用职务或者工作上的便利,侵占本公司、企业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侵占罪。需要提到的是,当时《决定》第九条、第十一条规定的公司人员受贿罪、公司人员挪用资金罪均表述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而第十条规定的公司人员侵占罪的表述为利用职务或者工作上的便利,由此可见,立法部门是明确了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是不同概念的。刑法修订时将职务侵占罪明确限定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

    1999年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中分别对贪污罪、受贿罪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涵义进行了解释,其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职务上主管、管理、经手公共财物的权力及方便条件。由于贪污罪和职务侵占罪只是主体和侵犯客体的不同,故其重合部分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解释基本可为职务侵占罪所用。由此可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是不同的概念。刑法修订时将上述决定中利用职务或者工作上的便利修改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足以表明职务侵占罪不再包括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利用市场信息谋取价格差额利润,利用工作上的便利,不认定为构成职务侵占罪。同时以公司人员低价买近市场价卖给公司的手段笔者认为也不属于职务侵占罪中的侵占手段

    对于第二笔,已在B公司办理了临时入库手续,但供应商尚未开发票的30条三角皮带的权属是不是属于B公司所有呢?笔者认为,虽然这30条三角皮带已经办理了入库手续,但是B公司尚未给供应商实际付款,供应商也未开具发票,因此应该认为货物买卖尚未完成,这30条三角皮带的权属并非B公司所有。故被告人裴某虽然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占有了这批三角皮带的行为并非侵占B公司的财产,不应该视为职务侵占。

    有人认为只要该合同依法成立,标的物交付,没有特别约定就认为货物的所有权转移,至于货款有没有交付,不是标的物所有权转移的条件,货款没有交付,只是发货人享有债权。(见中国法院网法治论坛笔者所发对一起职务犯罪的质疑一帖的网友回复)  

    对此我认为合同的成立是没有任何异议,焦点在所有权是否发生转移。《民法通则》第72条第2款规定:按照合同或者其他方式取得财产的,财产所有权从 财产交付时起转移,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一般认为交付即移转有,交付是指将自己占有的物或所有权凭证移转其他人占有的行为。交付是动产所有权或经营权移转的必要条件,其效力在于买卖合同的财产所有权或经营权从交付时起移转。简言之,交付意味着占有的移转。但是虽然这30条三角皮带已经办理了入库手续,但是B公司尚未给供应商实际付款,供应商也未开具发票,我认为是不符合交付的完成要件的,交付并不是就是把东西送过去就完成了,应该履行相应的手续,所以,所有权并没有发生转移。本案被告人是否侵占供应商的财产是另外一个法律关系,不是本文要论述的内容。

作者: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牛方兴律师

手机: 186-2105-5886    139-1865-6196

电话: 021-50455768    

传真: 021-68869532

QQ:    804118151

邮箱:  ox_lawyer@126.com                                                                

地址:  上海市浦东大道1号中国船舶大厦12层   邮编:200120

 

 

上一篇:本案被告所犯职务侵占罪是否构成余罪自首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