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犯罪与腐败怎样联姻

  发布时间:2014-5-7 16:37:12 点击数:

                       黑社会犯罪与腐败怎样联姻

       上海大律师网  http://www.sh148.com.cn   热线:4000-090-148  

 

当前我国黑社会性质犯罪呈现出一个明显不同于国外黑社会犯罪的特征,即与腐败联姻,在腐败的滋养和权力的庇护下日益加剧,并与腐败在犯罪的道路上相互照应,并辔同行,形成了当前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影响社会稳定、阻碍社会发展的“罪恶双驾马车”。黑社会性质组织与腐败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共同实施犯罪,危害社会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不一而足,据笔者调查分析,主要有以下四种表现形式:

  操纵型

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腐败分子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或攫取某种利益,暗中支持培养对方成长、发展,使之听命于己,成为自己的“秘密武器”,进而操控其行为,命令或指使对方利用种种不正当手段或行为参与社会政治活动或市场竞争,为自身的发展提供帮助。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操纵腐败分子。黑社会组织为了使自己的犯罪行为披上合法的外套,通过种种手段控制住腐败者的身心乃至仕途发展,迫使其心甘情愿为组织所用,用腐败者手中的权力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作掩护。第二种是腐败者操纵黑社会性质组织。有的腐败分子意欲攫取更高的政治地位或经济利益,却苦于无捷径或无法亲身出面,遂暗中培植黑势力,并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之取得合法的身份和地位,进而使之成为自己的“御用工具”,暗中操纵其通过种种不法行径为自己的仕途清除障碍,为自己带来滚滚财源。

  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与当地刘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关系即是第一种。刘涌在“轰倒”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后,即将目标锁定市长慕绥新,第一次与之交往,他便用10万美金“套牢”了慕,使之由“人民的市长”,变成了黑社会的市长,此后慕市长便“尽职尽责”为刘涌黑社会性质组织服务,为该组织的“茁壮成长”立下了“不朽功勋”。而浙江省温岭市的张畏黑社会性质组织与温岭市原市长周建国,原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杨卫中之间当属典型的第二种。张畏生于1967年,初中文化,木匠出身,一无资产,二无文才,三无业绩。因了周建国、杨卫中两位大官人的栽培和支持,他网罗了一批恶霸、地痞,在温岭市欺行霸市、强买强卖、胡作非为,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一下子“暴发”成了亿万富翁。更因周建国、杨卫中的全力照应,张畏还当上了浙江省台州市青联委员、浙江省某报社名誉社长、台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不少企业都被“名正言顺”地“并”到了他手下,使之成为拥有13个子公司的浙江省东海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还兼上海东盛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理人和总经理等职。周、杨二位官人如此不遗余力地栽培张某人,自然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张氏犯罪团伙涉案资金5亿多元,其中不少便落入了他们的腰包。

  雇佣型

  表现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与腐败分子为了彼此的利益,临时相互勾结起来,利用对方的权势或人员力量为自己清除经济或政治上的障碍以遂某种目的。双方各得其所、皆大欢喜。他们有可能合作多次,有可能只合作一次即一拍两散、各走各的路,不再发生关系。具体来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雇用腐败者,利用腐败者手中的权力为己牟利,达到独霸一方的罪恶目的。如《检察日报》登载的浙江省仙居县的郭君明、王焕春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了使自己开办的煤气公司垄断仙居县煤气市场,向县城建局分管煤气经营的副局长顾金达、县物价局局长朱永跃、物价局价格科副科长王国聪3人行贿15万元,用金钱雇用他们的权力为自己“开路”,很快便实现了独霸仙居县煤气市场的梦想。还有广东省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江强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山大厦开赌场后,为了保护自己经营不法生意,用2万美元打通柳州市公安局局长于丁之妻陈红的关节,“雇用”于丁为该犯罪团伙“护法”。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此后公安机关行动时于丁便多次暗中照应江强的赌场。最突出的一次是1997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对江强的赌场采取专门查处行动时,于丁暗中给他通风报信。另一种是腐败分子雇用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暴力手段消灭自己仕途上的对手,以达到自己谋官、夺官、保官等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原江西省安义县县长陈锦云就是一例,他为了当上县委书记,重金雇用陈家友等当地黑恶势力用汽车将当时任安义县县委书记的胡次乾撞伤,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县委书记。之后,陈锦云又指使黑恶势力将“眼中钉”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万先勇杀成重伤。事情败露后,陈锦云被判处死缓。这类事件近年来频频发生,不能不令人警醒。

  一体型

  有的腐败分子本身就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老大,有的腐败势力本身就已发展成为一股无法无天的黑势力。他们权倾一方,不但贪污受贿敛聚钱财,心中还充满了控制和征服他人的欲望,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肆无忌惮,为所欲为,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白道、黑道通吃,信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恶霸信条。这样的“官黑”势力,比起那些纯由下三滥的流氓地痞组成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来更加凶恶百倍,俨然成了独霸一方的土皇帝、生杀予夺的活阎罗。据《南方周末》报道,同济大学研究生亓培玉,就因为一句话,竟在老家安徽某县被四个恶干部活活打死。这四名恶干部便是典型的“官黑”势力。吉林省长春市有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梁旭东竟是长春市公安局干警。他曾扬言自己有“三把刀”:“第一把刀,我是警察,谁敢不怕我;第二把刀,我是黑社会,谁敢不服我;第三把刀,我有关系网,上面有人罩着我,谁能把我咋样?”可谓狂妄之极、嚣张之至。而安徽省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刑警大队阜颍中队中队长祁仲祥更绝,竟亲自策划和指挥手下的流氓在刑警中队门口杀人抢钱。

  亲情型

  主要表现为一些身居领导岗位的腐败分子徇私枉法、徇情舞弊,为身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亲属子女掩盖罪行、通风报信、说情乃至暗中支持其犯罪。上文中提到的吉林省长春市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梁旭东,曾经制造多起血案,是省市领导曾多次批示要严惩的凶徒。但由于他身在官场的哥哥多方“沟通”、关照,不但没受到惩处,反而弄到假文凭,调入了长春市公安局。湖南省岳阳市某县的一名公安局副局长便因给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的侄儿通风报信,于2001年被依法查处。对此类现象,一度热播荧屏的电视连续剧《黑洞》曾有精彩的刻画。剧中的主人公聂明宇利用其身为市长的父亲的权势,网罗了以张峰为首的一批流氓地痞建立黑社会性质组织,大肆进行走私活动,凶残杀害知情者,打击报复海关稽私人员,当公安机关查处此案时,其父聂市长竟默许有关人员从中阻挠、施加压力,最后又与下属一道设计陷害秉公执法的刑警队长,关键时刻由于上级干预才未得逞。电视剧虽然虚构的成分居多,却也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作 者: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合伙人牛方兴律师

手 机:  186-2105-5886    139-1865-6196

电 话:  4000-090-148        021-50455768     
传 真:  021-68869532

微信号: lawyer18621055886
QQ:
      804118151

邮 箱:  ox_lawyer@126.com

地 址:  上海市浦东大道1号中国船舶大厦12层   邮编:200120

热 线:  4000-090-148   上海大律师网  http://www.sh148.com.cn    

 

 

上一篇: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在我国迅速发展的原因有哪些? 下一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