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某丙、郑某甲等组织卖淫罪

  发布时间:2018-3-27 11:01:53 点击数: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某甲。因本案于2014226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永嘉县看守所。

辩护人谢银英,浙江中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郑某乙。因本案于2014226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永嘉县看守所。

辩护人孙成书,浙江中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郑某丙。因本案于2014226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永嘉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麻宗钦,浙江双塔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永嘉县人民检察院以永检公诉刑诉(2014146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犯组织卖淫罪,于2014612日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永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陈双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及辩护人谢银英、孙成书、麻宗钦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永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农历正月,被告人郑某丙听说被告人郑某乙与郑某甲开卖淫店很赚钱,于是找到郑某乙、郑某甲夫妇要求一起开卖淫店。三人商量后准备合伙开设卖淫店,招募、组织卖淫女卖淫。2014218日晚,被告人郑某乙、郑某甲、郑某丙前往云南省昆明市招募卖淫女。2014220日,三被告人通过长华老四(均身份不明)等人招募卖淫女田某,并在当晚由被告人郑某甲带至江西省乐平市。同年221日,被告人郑某乙、郑某丙再次通过老四介绍,招募卖淫女王某,次日二人将王某带至温州市永嘉县。同时被告人郑某甲从江西省乐平市将卖淫女田某与卖淫女小慧小霞小翠(均身份不明)带至温州市永嘉县。被告人郑某乙、郑某丙、郑某甲三人汇合后,将包括田某、王某在内的五名卖淫女安排住进永嘉县江北街道码头附近的一出租房内,郑某丙以及郑某乙的女儿轮流对五名卖淫女进行看管,并将五名卖淫女带至永嘉县江北街道宏泰宾馆洗澡。2014225日,卖淫女王某、田某趁看管人员不注意,逃出该出租房,并向警方报案。随后被告人郑某乙、郑某甲、郑某丙在永嘉县江北街道宏泰宾馆内被警方抓获。

对于以上指控事实,公诉机关提交了相应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系犯罪预备,可以减轻处罚。诉请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二十二条之规定,依法判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被告人郑某丙辩解没有与郑某甲夫妻合谋开设卖淫店,只是打算一个人开卖淫店。

被告人郑某甲的辩护人谢银英提出,1、郑某甲系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2、郑某甲系初犯,平时表现良好,由于法律意识淡薄才导致犯罪,案发后也对自己的行为有了深刻的认识。3、郑某甲主观恶性较小,本案社会危害性较小,未造成恶劣影响。4、郑某甲家庭贫困,有两个痴呆的弟弟需要抚养,郑某甲归案后,两个弟弟也流落街头。综上,恳请法庭对被告人郑某甲予以最大程度的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郑某乙的辩护人孙成书提出,1、郑某乙系预备犯。2、郑某乙系从犯,郑某乙和郑某丙从云南只带来两个卖淫女,其他三个都是郑某甲带来的,并且郑某乙实际上是听郑某甲安排的。3、郑某乙平时表现良好,在村里担任党支部书记,此次系初犯,悔罪态度良好。4、郑某乙家庭困难,有两个痴呆的弟弟和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需要抚养。综上,恳请法庭对被告人郑某乙予以最大程度的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郑某丙的辩护人麻宗钦提出,郑某丙的行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理由是:1、郑某丙是听表姐郑某甲说要去云南要债,所以才要求表姐顺便带她去云南,到了云南之后,郑某丙大多在房间里休息,也未参与招募第一个卖淫女;到了永嘉之后,郑某丙对小慧、小霞、小翠的情况并不知情,也未负责她们食宿和看守她们,所以本案中郑某丙所涉及的卖淫人数只有王某一人,但组织卖淫罪的人数条件要求三人以上,故郑某丙不构成组织卖淫罪。2、侦查机关并未对小慧、小霞、小翠做过笔录,她们是否真实存在也是存有疑异的。3、三被告人的供述与证人证言之间存在矛盾,真实性有待核实。宏泰宾馆的监控录像是否经过剪辑尚不确定,其客观性存在疑问,综上,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2月间,被告人郑某丙有意开卖淫店牟利,但因不懂相关事宜而找被告人郑某乙、郑某甲夫妻合伙开卖淫店。三人商定在条件成熟时开设卖淫店,并于218日晚前往云南省昆明市招募卖淫女。220日,三被告人经人介绍招募到卖淫女田某(案发时不满十八周岁),被告人郑某甲在当晚将田某带至江西省乐平市与卖淫女小慧小霞小翠(均身份不明)汇合。221日,被告人郑某乙、郑某丙又通过他人介绍招募到卖淫女王某(案发时不满十八周岁),并于次日将王某带至浙江省永嘉县,与随后到达的被告人郑某甲以及田某等四名卖淫女一起入住永嘉县瓯北客运码头附近的一出租房。期间,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等人入住永嘉县江北街道宏泰宾馆。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等人为防止五名卖淫女逃跑而安排人员进行看守,并在五名卖淫女需要洗澡时带卖淫女到郑某甲等人入住的宾馆房间。

卖淫女王某、田某到永嘉县后不想卖淫,两人遂商定一起逃跑,后于225日逃离该出租房并向警方报案。民警随后在宏泰宾馆抓获被告人郑某乙、郑某甲、郑某丙。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田某的证言及其辨认笔录,证明自己在云南昆明被一对老板夫妇招募去做卖淫女,当晚就被老板娘带往江西,那里还有三个卖淫女。第二天,老板娘等人带着自己和那三个卖淫女到永嘉瓯北,过了会老板又带了王某过来。自己和王某聊天时说起来两人现在都不想卖淫,自己就问她要不要逃跑,她同意了,两人借口上厕所就跑出来报警了。自己出生于1997830日,户口不知怎么登成了1998830日。经辨认,指认出郑某乙、郑某甲就是老板夫妻;辨认出宏泰宾馆视频监控中的相应人员以及曾经入住过的出租房。

2、证人王某的证言及其辨认笔录,证明自己在云南昆明被一男一女招去温州做小姐卖淫,到温州永嘉后和其他四个女孩一起住进一间出租房,带自己过来的老板还跟自己说过卖淫的方式和价格。自己到永嘉后因为阴部不舒服还被带去医院挂盐水。自己和出租房里一个叫田某的女孩聊天说起要逃出去,然后两人就趁机溜出来到派出所报警。经辨认,指认郑某乙、郑某丙就是把自己带到浙江永嘉的一男一女,郑某甲是到永嘉后和郑某乙等人一起的女子;辨认出宏泰宾馆视频监控中的相应人员以及曾经入住过的出租房。

3、旅客住宿登记表、收款收据、宏泰宾馆监控视频,证明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等人在案发期间入住宏泰宾馆的事实。

4、门诊发票,证明王某在永嘉爱珍妇科门诊部就诊的事实。

5、到案情况,证明三被告人的归案情况。

6、人口信息,证明三被告人的身份情况以及田某、王某案发时不满十八周岁的事实。

7、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与上列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对于辩护人麻宗钦提出宏泰宾馆的监控录像的客观性问题以及其他三名卖淫女是否真实存在存有疑异的意见。法院经查认为,首先,该监控录像系侦查机关向宏泰宾馆依法提取,证实各行为人在案发期间出入该宾馆的情况,监控内容已交各被告人及证人辨认予以确认;且监控录像有显示具体时间,无论有无经过剪辑均不影响其证明力。其次,被告人郑某乙、郑某丙及证人田某、王某均证实了本案除了田某、王某外还有其他三名卖淫女,并得到了监控录像的印证,即使该三名卖淫女未到案接受询问,据现有证据已足以认定三人系客观存在。辩护人提出的相应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采纳。

法院认为

对于辩护人孙成书提出被告人郑某乙系从犯的意见和被告人郑某丙否认犯罪的辩解以及辩护人麻宗钦提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法院经查认为,本案在案证据均系侦查机关依法获取,并经庭审质证、认证,均可作为定案依据使用。三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均对指控事实供认不讳,并有证人田某、王某的证言,监控录像,旅客住宿登记表,辨认笔录等证据印证,足以认定。被告人郑某丙与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经商谋合伙开设卖淫店后前往云南昆明招募卖淫女,回到浙江永嘉后,三被告人为五名卖淫女安排住宿,进行管理,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且成立共同犯罪,郑某丙应对本案全部事实承担责任。被告人郑某乙的作用虽相对小于被告人郑某甲,但尚未达到主从犯的区别。法院鉴于被告人郑某乙、郑某丙在本案中的作用相对小于郑某甲,在量刑时将予以酌情从轻体现。

法院认为,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组织他人卖淫,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为实施组织卖淫行为制造条件,系犯罪预备,郑某甲、郑某乙当庭均表示自愿认罪,决定根据三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予以不同程度的减轻处罚。辩护人提出的相应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对辩护人提出要求对被告人郑某甲、郑某乙适用缓刑的意见,法院认为根据本案犯罪情节及社会危害性,对郑某甲、郑某乙均不宜适用缓刑,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至于辩护人提出的各被告人特殊的家属情况,虽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但法院在量刑时将予以酌情考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郑某甲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226日起至20151125日止。)

二、被告人郑某乙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226日起至2015825日止。)

三、被告人郑某丙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罚金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226日起至2015825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法院或者直接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杨彩和

人民陪审员徐玉龙

人民陪审员徐同显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王茜

 

法条链接:

第三百五十八条 【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犯前两款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协助
组织卖淫罪】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二条 【犯罪预备】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是犯罪预备
  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专家评述: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是犯罪预备,本案中郑某甲,郑某乙,郑某丙未实施组织卖淫行为即被抓获,构成组织卖淫罪的预备。而本案中未被处理的长华与田某应该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的既遂。助组织卖淫罪的成立,以客观上存在已经组织、正在组织或者将要组织卖淫的人为前提。但由于该罪不是侵犯个人法益的犯罪,而是侵犯社会法益的犯罪,又由于该罪是帮助犯的正犯化,故长华与田某的行为依然成立协助组织卖淫罪的既遂。

 

 

牛方兴律师团队介绍:

华天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牛方兴律师是数百家企事业单位的首席法律顾问、常年法律顾问、专项法律顾问,提供了诸多经济合同、公司治理、股权分置及转让、知识产权、海商海事、并购重组、投融资、破产清算、企业海外上市、防控职务犯罪、企业法律风险控制等法律服务以及大量诉讼、仲裁等法律事务,在业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一、诚信执业二十余年,代理过近千起案件,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踏实的办案风格,擅长房产诉讼,公房产权纠纷,婚姻家庭,遗产继承,公司法务、大额债权债务、刑事辩护,特别是涉及到经济犯罪的辩护和代理等,尤其擅长代理重大复杂疑难案件,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二、融资领域:1、为拟上市企业引入风险资本,根据不同的客户、不同的项目寻找合适的趣味相投的投资人,目前已经成功为多家企业的高新项目引入风险资本。2、房地产开发融资业务。3、融资租赁。

数家媒体(包括东方早报、新闻晨报、新民晚报、东方电视台、东方电台,上海电视台等)先后数次报道承办的案件;其积累了大量的办案经验,有较深的法律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曾经也做过数起无罪辩护并取得成功。

 

苏惠渔,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兼任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顾问、上海市刑法学会会长等重要学术职务,同时还兼任上海市人大立法咨询员、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特邀研究员等。

严励,男,法学博士,现任上海政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绍谦,男,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刑事法研究所所长。

郑伟,男,1956年生。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曾被东方电视台《东方大律师》栏目评为十佳律师之一。

沈亮,男,法律领域:刑法,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

刘希贵,男,专业领域:刑法,复旦大学教授

孙万怀,男,法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牛方兴律师 联系方式:

手  机:  139-1865-6196

电  话:  021-56635519     

网  址:  http://www.sh148.com.cn

微  信:  a13918656196

公众号:   niufxls@163.com

邮  箱:  ox_lawyer@126.com

地  址:  上海市静安区中兴路1500号(火车站北广场)新理想大厦9层  


上一篇:组织男性从事同性性交易活动的,是否构成组织卖淫罪?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